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邊疆網 > 海疆 > 印度政府在南海問題上的新動向及其前景
印度政府在南海問題上的新動向及其前景
發布日期:2017-07-05    作者:林民旺    來源:《太平洋學報》2017年第2期

摘要:2014年5月莫迪政府上臺以來,印度在南海問題上涉入更深,表現得更為“大膽”,一定程度上突破了辛格政府時期的政策。論文將對莫迪政府的南海政策新動向進行闡述,這一動向是印度外交政策整體傾向“親美日”的表現,也是印度“向東干”政策的實際需要,同時也與當前中印關系出現的“新問題”存在關聯。2016年年初以來,印度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發生過數次搖擺,間接地說明印度只是將南海問題作為與中國“討價還價”的籌碼。因此,只要管控并穩定好中印關系的發展大局,就能促使印度在南海問題上有所克制,不至于同美日采取一致立場。

關鍵詞:莫迪政府;南海問題;中印關系

2010年以來,在外部力量的推動下,南海問題再度升溫。2016年7月12日,“南海仲裁案”所謂“裁決”正式出爐,南海問題一度引發地區局勢緊張。印度雖然不是爭議一方,但是一直在其中扮演著微妙的角色,頻繁涉入其中“攪局”。

辛格(Manmohan Singh)政府時期,印度在南海問題上的介入始終是保持著適度的克制,而且堅持較為明確的基本立場。隨著2014年5月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上臺,印度對南海問題的涉入逐漸加深,對海上安全的關切也遠遠超過辛格政府。印度不僅與其他大國、南海爭議當事國聯合發聲,而且在多邊場合“影射”中國,同時通過建立的多方機制協調立場。與此同時,細致觀察印度在2016年對南海問題的立場,可以發現其立場多次變化。這間接說明,印度的整體立場是善變的,莫迪政府不過是將南海問題與其他問題掛鉤以實現自身的目的。本文將對莫迪政府以來印度的南海政策動向做出分析,以此引起各方關注和深入研究。

一、莫迪政府在南海問題上的新表現

印度自1988年起就已經開始在南海地區進行石油開采等活動。但是,相比于美日等國,印度一直扮演較為“低調”的角色。2011年7月,中印海軍在南海海域發生所謂“對峙事件”后,印度在南海問題中的角色受到更大關注。

1.1 辛格政府時期印度在南海問題上的基本立場

辛格政府時期,印度政府在南海問題上的官方表態一直較為一致,大致可以歸結為以下三個方面:①

(1)雖然印度不是南海爭議中的一方,但是印度關注南海事態的整體發展。印度認為,保持這一地區的和平、穩定與繁榮對于國際社會而言都是至關重要的,呼吁各方要保持克制。

(2)印度在南海的航行自由和商業利益要得到尊重。南海爭議各方應該按照公認的國際法準則,以和平方式解決彼此爭議。印度重申支持南海等國際海域的航行自由、無害通過,認為應該根據公認的國際法準則尊重商業利益,呼吁國際社會在確保海上通道安全、提高海上安全方面增強合作。

(3)印度在南海的活動不具有政治涵義。印度在越南海岸的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項目純粹屬于商業行為,不具有任何政治涵義,而且印度企業在南海海域的行為也是基于技術與經濟的需要,不具有任何政治目的。

在整個辛格政府時期,印度這一官方立場一直沒有出現過大的變化。

1.2 莫迪政府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變化

2014年5月,莫迪政府上臺后,印度在南海問題上的行為表現發生了變化。最大的變化體現在:過去印度并不希望被中國看作它與美國、日本采取的是同一立場,或者被認為與美日形成共同“擠壓”中國的態勢。2012年7月印度國防部長安東尼(A.K.Antony)還曾明確表示過,與中國在南海對峙不是印度的政策,印度沒有必要在美國“重返亞太”的情況下,選擇與美國共同在南海問題上對華施壓。然而,莫迪政府的政策明顯有所不同,這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1)印度開始與美、日、越南等國共同對南海問題發聲

在這一點上,莫迪政府的立場也是逐步發展起來的。2014年8月30日-9月3日,莫迪首次訪問日本發表的《東京宣言》中并沒有選擇與日本在南海問題上共同發聲。直到2014年9月底,莫迪首訪美國,美印發表《聯合聲明》稱,“莫迪總理和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對海上領土爭議日趨緊張表示擔憂,認為保護海上安全,確保自由航行和飛越對這一地區是重要的,尤其是在南海上。莫迪總理和奧巴馬總統呼吁各方避免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來推進自己的主權聲索。兩國領導人主張,各方應該按照國際法所普遍認可的原則,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通過所有和平方式來解決領土和海上爭端。”②這是莫迪政府上臺后首次明確地與美國共同對南海問題發聲。

2015年1月,奧巴馬總統訪問印度期間,兩國發表的《美印亞太與印度洋共同戰略愿景》中特別提及南海問題。“雙方重申保護海上安全和確保自由航行及飛越對于地區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南海。雙方呼吁各方避免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各方應該按照國際法所普遍認可的原則,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通過所有和平方式來解決領土和海上爭端。”③盡管這一表述與此前略有差別,但是基本內容卻沒有多大變化。

更大的突破體現在2015年12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訪問印度時兩國發表的《印日2025年共同愿景》。其中稱,“南海海上交通線對地區能源安全和貿易、商業具有關鍵性的作用,構筑了印太地區的持續和平與繁榮,兩國總理注意到南海的形勢發展,呼吁各方避免采取可能導致地區緊張的單邊行動。雙方認為,全力而有效地執行2002年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盡早通過共識談判建立《南海行為準則》,將有助于地區的和平與穩定。雙方決定,在海上安全和海上通道的安全議題上進行定期的緊密磋商。”④在愿景文件中,兩國不僅敦促南海爭議各方要達成《南海行為準則》,而且還明確提出日印將會就海上安全(南海是其中的重要內容)進行磋商。

與越南也是如此。2014年9月印度總統慕克吉(Pranab Mukherjee)訪問越南時,雙方的《聯合聲明》也稱:“雙方認為南海航行自由不應該受到阻礙,并呼吁有關各方保持克制,避免以武力相威脅或使用武力。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等國際法,通過和平手段解決爭端。雙方歡迎有關各方遵守和執行《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并致力于推動制定《南海行為準則》。”⑤同年10月,越南總理阮晉勇訪印期間雙方發布聯合聲明時再次重申了上述立場。⑥

(2)印度開始在東亞峰會和印度—東盟峰會上對南海問題發聲

除了在雙邊層面發聲,莫迪政府還積極就南海問題公開在國際的多邊場合表達關切。2014年11月,第九屆東亞峰會在緬甸首都內比都舉行,莫迪在峰會上兩次高調表示了對南海“航行自由”的關切。在11月12日印度—東盟首腦峰會上,莫迪表示:“遵循國際法和國際準則對南海的和平與穩定同樣重要。《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應該是和平解決爭端的基礎。我們希望,有關各方能夠在協商一致基礎上早日達成南海行為準則。”⑦

同樣,在2015年11月的印度—東盟峰會上,莫迪也稱:“印度希望南海各方能遵守《南海行為宣言》,努力基于共識的基礎盡早達成《南海行為準則》”。⑧峰會期間,莫迪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會談中,同樣提及南海問題。峰會后,莫迪訪問新加坡,在演講中直言不諱地表示,印度將與域外大國和東盟國家共同“維護”南海的“和平穩定”。他說:“印度將與區域內外的國家,包括美國、俄羅斯、印度—東盟峰會的伙伴們,確保我們的公共產品——海洋、太空和網絡——應成為共同繁榮的基礎,而不是成為爭奪的新舞臺。”⑨在2016年的印度—東盟峰會上,談及南海,印度同樣顯得無所顧忌。

(3)印度與美、日、澳首次建立高級別的海上安全對話機制,尋求協調立場并共同行動

美日一直希望將印度拉入其政治安全合作的軌道。2014年4月,奧巴馬訪問日本時曾強調,美日要共同增強與印度、韓國、澳大利亞在亞太事務中的三方對話。印度當時對美日的此類倡議還較為謹慎,采取“欲迎還拒”的態度。隨著2014年5月莫迪上臺,印、日、澳的三方副外長對話迅速達成。在美日的積極推動下,2015年9月25日召開了首次美、日、印三邊部長級對話,將此前的副司局級對話一下提升至部長級。與此同時,2015年6月首次召開日、印、澳三方高層(副部長級)對話。在這一過程中,日本也于2015年正式加入到美印年度“馬拉巴爾海軍演習”機制中。與此同時,印日在安全和防務政策上,初步達成了部長級外長、防長“2+2”會談機制,啟動防長間的防務政策對話,以及陸軍、海軍和空軍之間的各種對話。目前,美日仍在推動形成美、日、澳、印四方對話和磋商機制,是否能達成目前仍未可知。

印度與美、日、澳建立的這些新機制,主要目的都是要對印太海洋安全形勢進行溝通和磋商,尋求彼此利益的交匯,并協調可能的共同行動。在2015年6月召開的日、印、澳大利亞三方首次高層(副外長級)對話會上,主要的內容就是海上安全,包括南海問題。2016年2月26日,日本、印度、澳大利亞在東京舉行了第二次對話會,三國外長當天對中國在南海的動向表示了“強烈關切”,就強化三方的海洋安全合作達成一致。而過去,日本、澳大利亞、印度三方從未聯合起來對南海問題“指手畫腳”。

另一方面,印度與各方將可能在南海問題上采取共同行動。2016年2月,日本媒體首先傳出印度可能和美國一起“巡航南海”,盡管最后印方多次公開否認,但是這一可能性仍然不能低估。畢竟,2015年3月《馬尼拉時報》報道說,印度駐菲律賓大使稱印度將明確支持在解決這些沖突(南海)中采用國際法和國際仲裁。他稱,“我們的看法是,在這類沖突中,聲索國應該遵守國際法和國際規范,和平解決沖突。我們自己都應該受制于國際法的約束。”⑩這似乎表明,印度要為所謂“南海仲裁案”結果站隊。

總而言之,莫迪政府在南海問題的新動向表現在:一是由單獨發聲逐步走向同美、日、越南等聯合發聲;二是由辛格政府時期的“謹言”,逐步轉向更大膽地在多邊場合就南海問題“開藥方”與“解決方案”;三是加強了與美、日、澳的海上對話機制建設,并且在政策協調程度上有所提升。

二、莫迪政府2016年在南海問題上的多變立場及其原因

盡管莫迪政府在南海問題上表現更加大膽,但是是否會改變辛格政府時期的基本立場呢?2016年,印度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多次發生變化,能大致反映印度是如何考慮南海問題的。

需要認識到的是,印度在南海問題上確實存在自身的利益關切。一方面,南海是印度最重要的海上通道之一,印度對外貿易量的55%要經由南海的海上通道。(11)印度海軍很早就認識到維護西太平洋海上通道的重要性。早在2000年4月,時任印度國防部長的喬治·費爾南德斯(George Fernandes)就明確提出:“印度的利益范圍將從阿拉伯海的北面延伸到南中國海。”在2007年的《印度海軍戰略》中,明確把南海地區界定為對印度“有戰略利益的”深藍水域。(12)另一方面,南海問題并不涉及印度核心利益,也不具有外交上的優先性。印度政府事實上很明白,對中國而言,南海問題涉及的是領土主權爭端的問題。利益上的不對稱性,就決定了南海問題可以作為印度對華政策的一個“抓手”。

2.1 印度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多變

在2016年4月19日的《中俄印外長第十四次會晤聯合公報》中,印度的立場事實上選擇了支持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雙軌”思路。《聯合公報》稱,“中國、俄羅斯、印度承諾維護基于國際法原則的海洋法律秩序,該秩序顯著體現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所有相關爭議應由當事國通過談判和協議解決。外長們呼吁全面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并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后續行動指針。”(13)其中,“所有相關爭議應由當事國通過談判和協議解決”的表述,被普遍解讀為印度和俄羅斯都選擇了支持中方立場。隨后6月初莫迪訪問美國時,只字不提南海問題,雙方發表的聯合宣言《美國與印度:21世紀持久的全球伙伴》中,甚至沒有出現“南海”一詞。(14)這種表現,被普遍解讀為支持中方的立場。

然而,到2016年7月12日南海仲裁案最終所謂“裁決”結果公布后,印度外交部隨即發表了一份聲明稱,“印度支持基于國際法原則,特別是體現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之內的航行、飛越及商業的自由。印度認為,各國應該通過和平方式,而不是以武力威脅或使用來解決沖突。各方要采取自我克制的行為,而不應采取能夠導致形勢復雜或加劇沖突而影響和平與穩定的行為。經由南海的海上航道對于和平、穩定、繁榮和發展至關重要。作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一員,印度敦促各方要展示出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最大程度的尊重,因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國際海洋建立了國際法制的秩序。(15)印度外交部的這一聲明表面“中規中矩”,呼吁各方克制,與其過去立場也較為一致,但是卻退回到4月19日中俄印三方外長會之前的立場,實質上與美日澳的立場更為相似。

印度立場隨后出現了更具戲劇化的變化,明確地對“南海仲裁庭”作出的所謂“裁決”予以認可和支持。9月莫迪訪問越南時,印越《聯合聲明》中,除了常規性地提及航行自由、尊重國際法之外,還包括“對根據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7組建的仲裁庭于2016年7月12日作出的裁決予以認可”,“敦促各方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顯示出最大程度的尊重”。(16)與此同時,此前越南政府就已經延長印度石油天然氣公司在南海爭議區域128區塊的勘探許可。新合同延長至2017年6月,這已經是第四次予以延期了。

同樣,在2016年9月的第11屆東亞峰會上,莫迪除了重申印度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外,特別指出“印度與孟加拉解決海上邊界的做法,可以說樹立了一個好榜樣”。(17)在隨后的第11屆印度—東盟的峰會上,莫迪又稱“確保海上通道安全是我們共同的責任。就印度而言,我們支持基于《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等國際法原則之上的航行、飛越自由和暢通無阻的合法商貿。印度已經準備好與東盟攜手,發揮自己的作用。”(18)言外之意似乎表明,如果東盟國家堅持“南海仲裁案”的所謂“裁決”結果,印度也會予以積極支持。到11月莫迪訪問日本時,雙方《聯合聲明》對南海問題的態度又有所變化,基本上是重申了印度在7月12日南海仲裁案結果出來后的內容,也沒有明確點出2016年7月12日作出的所謂“裁決”結果。(19)

簡言之,印度對南海問題的態度顯得搖擺不定,并沒有堅持一個完整的立場。事實上,通過對2016年中印關系的把握,才能明白印度是將南海問題作為一個抓手,作為與中國在其他方面進行利益置換或討價還價的籌碼。

2.2 印度對南海問題立場多變的原因

印度過去將南海問題與克什米爾問題掛鉤,認為二者的性質相似。既然中國可以“涉入”克什米爾之爭,為什么印度不可以涉入南海問題?過去印度就認為中國在克什米爾問題上的政策并非是中立的,實質上是在支持巴基斯坦。不論是中巴喀喇昆侖公路經過巴控克什米爾,中國在巴控克什米爾進行的民用工程項目,還是中國過去對來自印控克什米爾地區官員所采取的“另紙簽證”政策,都明確表明中國支持并固化了巴基斯坦對克什米爾的控制。同樣,2015年以來轟轟烈烈的中巴經濟走廊建設,事實上經過了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更強化了印度對中巴關系的擔憂。印度不少學者的辯護是,印度的南海政策不過是學習中國對克什米爾的政策罷了。因此,印度認為自己有理由“介入”南海問題。

就2016年印度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多變而言,主要原因卻是印度將此與其加入核供應國集團(Nuclear Suppliers Group,以下簡稱NSG)問題掛鉤。這就可以解釋為什么印度在6月24日NSG首爾年會前,在南海問題上小心翼翼地“討好”中方,而在首爾年會后印度迅速轉變立場,甚至9月初對所謂“裁決”結果表示支持。NSG首爾年會對印度的打擊很大,不僅是外交上的,而且還打擊到印人黨執政本身。2016年5月,印度開始正式申請加入NSG。由于美國的鼎力支持,莫迪政府展開轟轟烈烈的造勢運動,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勢。印度很清楚,在48個NSG成員國中,除了“核不擴散強硬派”(non-proliferation hardliner)國家外,就剩中美兩國能決定印度是否可以順利加入NSG。為此,NSG首爾年會前,莫迪訪問瑞士、墨西哥等國,積極尋求它們的支持。同時,印度通過各種努力希望中方能“開綠燈”,不僅游說普京給中國領導人打電話,派出外秘蘇杰生秘密訪華,而且在2016年上海合作組織塔什干峰會期間施壓中方同意。然而,中方對印度加入NSG的立場是清晰和一貫的,主張通過“兩步走”的思路處理這一問題。即,先本著公正的原則,探討并達成非歧視性的、適用于所有非《核不擴散條約》(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以下簡稱NPT)締約國的解決方案;然后,在此基礎上再討論具體非NPT締約國的加入申請。

6月24日的NSG首爾年會結束后,共同聲明稱“NSG已經討論了非NPT國家參與:NSG的技術、法律及政治方面的問題”,(20)印度加入NSG的問題根本沒有提到議程中來。及至11月11日,NSG在維也納召開特別會議。會議討論了“非NPT締約國”加入NSG的技術、法律和政治問題。這是NSG第一次以公開、透明的方式正式討論“非NPT締約國”加入的問題。會議的結果是中方倡導的“先談原則,再談個案”的方案獲得了勝利。

另一個導致印度在南海問題上立場多變的原因則在于,作為南海爭端當事國的越南和菲律賓發生了內政上的變化。2016年1月底舉行的越共十二屆一中全會,選舉產生了越共新一屆領導集體,阮富仲連任越共中央總書記,原政府總理阮晉勇退出越共中央委員會和中央政治局,這被普遍認為是越南政壇“穩健派”取得的勝利。越共與政府最高領導層的更迭,形成了“知華派”掌權的格局,順利實現中越關系的平穩過渡。正是在這一背景下,造成了印度政府尚不明確越南新領導層對于南海爭議問題的立場和態度。這就可以部分地解釋,為什么印度政府會在4月份的中俄印三方外長會上選擇支持中國立場,但是9月份莫迪訪越時卻支持所,謂“裁決”結果。

更具決定性的因素則是5月底的菲律賓大選,“反美”色彩濃厚的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當選總統,一改阿基諾三世(Benigno Aquino Ⅲ)的外交。10月,杜特爾特對中國進行了成功訪問,迅速使中菲關系擺脫了所謂“南海仲裁案”導致的“凍結”狀態,也使南海問題迅速降溫。美國失去了“亞太再平衡”政策中最為重要的一枚棋子,而印度似乎失去了將南海問題作為“話柄”的可能。這就可以解釋,到了2016年11月莫迪訪問日本時,印度似乎已經回復到2015年對南海問題的基本立場上來。

簡而言之,雖然美日一直都在拉攏莫迪政府在南海問題上更加“有所作為”,但是印度的立場顯然是基于自身的利益需要。一方面,印度要考慮拿南海問題和中國“討價還價”,就2016年而言,印度主要是將南海問題作為印度加入NSG的一個籌碼;另一方面,這也取決于南海爭議當事國本身能否給印度這個域外國家多大的外交空間來運作南海爭端。

三、結語

印度新政府在南海問題上更加積極和大膽。莫迪政府上臺后,美、日的積極拉動,加上莫迪政府的外交新政策,促使印度在南海問題上更加積極和大膽。美國看到了莫迪政府要在印太區域發揮更加積極作用的意愿,推動印度積極扮演“地區安全的凈提供者”角色。2014年9月莫迪訪美時,兩國確立了印度“東向行動”政策(Act East)與美國“亞太再平衡”的對接,“兩國領導人注意到印度的東進政策和美國的亞太再平衡,將與其他亞太國家致力于通過對話、磋商與共同演習加強合作。”(21)2015年1月,兩國發表的《美印亞太和印度洋地區聯合戰略愿景》間接表明,印度接受了美國對其在“亞太再平衡”政策中的角色定位,即“希望印度在印太區域內作為純粹的安全提供者”。正是在美印關系發展的這一大背景下,印度在南海問題上的政策有了新的變化。另一方面,莫迪政府提出“東向行動”政策以取代過去的“東向”政策(Look East),尋求在東亞的更大存在。而他著力發展印度經濟的雄心,也需要更加充分地與東亞的經濟發展相結合。因此,莫迪政府在東盟國家面前也更加積極地顯示印度的存在。在東盟部分國家關心的南海問題上,印度就表現出了更加明確的立場。

印度與美日共同巡航南海的可能性仍非常小。印度是否會在南海問題上采取進一步的政策?尤其是,印度是否可能與美日共同巡航南海?目前來看,這一前景的可能性仍非常小。首先,南海問題并不是印度的核心利益,只是印度對華施壓的一個抓手而已。印度也同樣了解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利益和堅決態度,清晰中國的紅線。其次,不參加非聯合國授權的聯合軍事行動是印度一貫的政策。印度長久堅持的一項政策是不參加軍事聯盟行動,除非是經聯合國授權的。除非在聯合國旗幟下的軍事行動,否則印度軍隊是不愿參加“聯合”行動(諸如聯合巡邏)的,原因是因為這樣的行動會把印度軍隊置于外國的指揮和控制之下。這也許是印度國防部長對美印“聯合(海軍)巡邏”予以拒絕的原因之一。

基于如上分析,印度未來在南海問題上不會走的太遠,也不會刻意尋求與中國對抗,但是期望印度退出南海問題是不切實際的,印度既不可能在南海問題上完全撒手,也未必會將手伸得過長。印度的政策更多只是將這一問題作為同中國“討價還價”的手段,從2016年印度南海政策的變化中就可以把握這一特點。因此只要一方面穩住南海問題的爭議各方,另一方面中印關系整體上保持平穩,中印關系中的南海問題是完全可以管控好的。

注釋:

①可參見印度外交部發言人的多次表態:http://www.mea.gov.in/lok-sabha.htm? dtl/22665/Q+NO2147+SOUTH+CHINA+SEA+DISPUTE; http://www.mea.gov.in/rajya-sabha.htm? dtl/19717/Q4532+Oil+Exploration+in+South+China+Sea; http://www.mea.gov.in/media-briefings.htm? dtl/19691/Recent+developments+in+South+China+Sea; http://www.mea.gov.in/lok-sabha.htm? dtl/19800/Q5353+Exploration+in+south+china+Sea; http://www.mea.gov.in/lok-sabha.htm? dtl/19800/Q5353+Exploration+in+south+china+Sea; http://www.mea.gov.in/rajya-sabha.htm? dtl/19872/Q+2977+Oil+exploration+in+South+China+Sea+by+Indian+Companies。

②印度外交部:Joint Statement during the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to USA,http://www.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m? dtl/24051/Joint+Statement+during+the+visit+of+Prime+Minister+to+USA。

③印度外交部:US-india Joint Strategic Vision for the Asia-Pacific and Indian Ocean Regio,http://mea.gov.in/incoming-visit-detail.htm? 24728/USIndia+Joint+Strategic+Vision+for+the+AsiaPacific+and+indian+Ocean+Region。

④印度外交部:Joint Statement on India and Japan Vision 2025:Special Strategic and Global Partnership Working Together for Peace and Prosperity of the Indo-Pacific Region and the World,http://www.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m?dtl/26176/Joint_Statement_on_India_and_Japan_Vision_2025_Special_Strategic_and_Global_Partnership_Working_Together_for_Peace_and_Prosperity_of_the_IndoPacific_R。

⑤印度外交部:Joint Communiqué between the Socialist Republic of Vietnam and the Republic of India(Hanoi,September 15,2014),http://www.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m? dtl/23997/Joint_Communiqu_between_the_Secialist_Republic_of_Vietnam_and_the_Republic_of_India_Hanoi_15_September_2014。

⑥印度外交部:Joint Statement on the State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of the Socialist Republic of Vietnam to India(October 27-28,2014),http://www.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m? dtl/24142/Joint_Statement_on_the_State_Visit_of_Prime_Minister_of_the_Socialist_Republic_of_Vietnam_to_India_October_2728_2014。

⑦龔大明:“印度莫迪政府的南海政策”,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9225.html。

⑧印度外交部:Opening Statement by Prime Minister at 13th ASEAN-India Summit in Kuala Lumpur,November 21,2015,http://www.mea.gov.in/Speeches-Statements.htm? dtl/26050/Opening_statement_by_Prime_Minister_at_13th_ASEANIndia_Summit_in_Kuala_Lumpur_November_21_2015。

⑨In Singapore Lecture,PM Modi Alludes to South China Sea Dispute,http://www.ndtv.com/india-news/oceans-should-not-become-new-theatres-of-contests-pm-modi-1246663。

⑩Ankit Panda,India's Got A Plan for South China Sea Disputes(And China Won't Like It),http://thediplomat.com/2015/03/indias-got-a-plan-for-south-china-sea-disputes-and-china-wont-like-it/。

(11)Mohan Malik,India's Response to the South China Sea Verdict,http://www.the-american-interest.com/2016/07/22/indias-response-to-the-south-china-sea-verdict/。

(12)胡瀟文:“從策略性介入到戰略性部署:印度介入南海問題的新動向”,《國際展望》,2014年第2期,第95頁。

(13)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中華人民共和國、俄羅斯聯邦和印度共和國外長第十四次會晤聯合公報,http://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yz_676205/1206_677220/1207_677232/t1356650.shtml。

(14)印度外交部:India-US Joint Statement during the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to USA(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ia:Enduring Global Partners in the 21st Century),http://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t? dtl/26879/IndiaUS_Joint_Statement_during_the_visit_of_Prime_Minister_to_USA_The_United_States_and_India_Enduring_Global_Partners_in_the_21st_Century,2016。

(15)印度外交部:Statement on Award of Arbitral Tribunal on South China Sea Under Annexure VII of UNCLOS,http://www.mea.gov.in/press-releases.htm? dtl/27019/Statement_on_Award_of_Arbitral_Tribunal_on_South_China_Sea_Under_Annexure_VII_of_UNCLOS。

(16)印度外交部:Joint Statement between India and Vietnam during the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to Vietnam,http://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m? dtl/27362/Joint_Statement_between_India_and_Vietnam_during_the_visit_of_Prime_Minister_to_Vietnam。

(17)印度外交部:Remarks by Prime Minister at the 11th East Asia Summit held on 8 September 2016 in Vientiane,Lao PDR,Soptember 8,2016,http://mea.gov.in/outoging-visit-detail.htm? 27552/Remarks+by+Prime+Minister+at+the+11th+East+Asia+Summit+held+on+8+September+2016+in+Vientiane+Lao+PDR。

(18)印度外交部:Remarks by Prime Minister at the 14th ASEANIndia Summit in Vientiane,Lao PDR,September 8,2016,http://mea.gov.in/outoging-visit-detail.htm? 27551/Remarks+by+Prime+Minister+at+the+14th+ASEANIndia+Summit+in+Vientiane+Lao+PDR+September+08+2016。

(19)印度外交部:India-Japan Joint Statement during the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to Japan,http://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m? dtl/27599/IndiaJapan_Joint_Statement_during_the_visit_of_Prime_Minister_to_Japan。

(20)Public Statement after NSG Plenary Meeting,June 24,2016,http://www.thehindu.com/news/resources/public-statement-after-nsg-plenary-meeting/article8768692.ece。

(21)印度外交部:Joint Statement during the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to USA,http://www.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m? dtl/24051/Joint+Statement+during+the+visit+of+Prime+Minister+to+USA。

伊人色综合久久天天 伊人婷婷色香五月综合缴缴情 伊人色爱久久综合网,婷婷五月色综合